你《看見台灣》了吗?

第二届新加坡华语电影节刚刚圆满落幕。主办单位的用心从作品名单可见一斑。

我一向不鼓励生态旅游或是以纯粹观光为由进入自然区和古迹地带,并主张阅读和欣赏杂志上的文章和照片、观看纪录片、阅读相关工作者的日志和观看他们的临场录影、或是浏览日夜不停的现场视频(俗称live cam)。

那种亲身体验自然生态之美和享受与野生动物近距离相处的宝贵特权,就留给全职保育工作者、探险家、科学家及义工团吧。我能到自己国家的国家公园和湿地公园探索已经心满意足了。如果我到海里游泳,偶遇海豚搭讪,那是我的运气。

我从未踏足台灣。有不少朋友到过台灣旅游,也有去过不止一次的。总是有人告诉我,那里的夜市有多么热闹,小吃有多么美味可口。但没有人告诉过我,这繁华的背后是海岸地带堆积如山的垃圾填埋区。

总是有人告诉我,温泉民宿的生活有多么轻松自在,民宿主人有多么平易近人。但没有人告诉过我,一家接一家的民宿把整个温泉下游都几乎给挤爆了。总是有人告诉我,乘车越过一个个山头,凉风扑面而来有多么地清爽怡人,结伴看日出、日落有多么地浪漫写意。但没有人告诉过我,那山路下的土壤早已失去曾经把它牢牢抓住的树根。

《看見台灣》之后,我顿时觉得,我比任何一位到过台灣旅游的朋友更认识台灣,更了解台灣。

这美丽的照片(不问自)取自《看見台灣》的Facebook页面

这美丽的照片(不问自)取自《看見台灣》的Facebook页面

影片开端,由高空拍摄的台灣天然美景尽入眼帘,鸟瞰大尖山、嘉明湖等等,观众会禁不住认为这是极佳的旅游局宣传片。从罕有的高度和角度去见识台灣不是常有的机会,一句旁白把我们引入《看見台灣》的这趟旅途:“如果你没看过,那是因为你站的不够高。”我现在不但无需站得高,竟然有幸能坐着就把这些天造景观一览无遗。

整部93分钟的制作都是外景已经够独特了,更大的挑战是,拍摄的视线范围辽阔,以无边无际来形容也不为过吧。这不仅是对拍摄技巧、拿捏功夫的考验,也是彰显摄影精神的一个好榜样。

试想想,要拍出这么一部掏心掏肺的制作,除了得具备庞大的资源外,还要有广大的人脉。而我呢,我的人脉就是在朋友手上有门票的时候,会想起我。非常感谢这位朋友让我能坐在一个好位子上,专心地看这部连加场门票也令人抢破头的制作。更惊喜的是,我那张票根上,有齐柏林导演的亲笔签名。

我在想,如果这次的拍摄还是使用胶卷的话,需要消耗多少筒胶卷才能造就这一个半小时的精髓?我在此向所有参与剪辑的工作人员致敬。听说齐柏林导演和拍摄小组(应该一点也不小)飞行将近400小时,劳心劳力地把一个一个镜头收录下来。

290414_2

我《看見台灣》后的宣言:再也不喝台灣高山茶了。还有,凡是能在平地上栽种的蔬果,又何必要吃来自山上菜园的呢?难道就为了一句“每高一尺,蔬果更甜美,茶叶更香浓”的屁话吗?不必担心农民会因而没了生计,经济会因而缺了一块。人,是有求生能力的。留一个简单平淡的世界给孩子们,怎样都比留一片摇摇欲坠的烂地给他们来得强。

《看見台灣》道出了台灣的美丽和哀愁。

《看見台灣》,导演:齐柏林,摄影:齐柏林,监制:侯孝贤,旁白:吴念真,音乐:何国杰。

《看見台灣》Beyond Beauty – TAIWAN FROM ABOVE

Advertisements